首页 >>
入村调研,农民、企业家和村干部抛出“一箩筐问题”,上海这位区委书记怎么回答?
发布时间:2019-08-08 14:29:25 来源:uwin电竞-uwin电竞官网-uwin电竞app点击:38

  

  2月12日一早,金山区委书记赵卫星一行冒雨前往枫泾镇多个村开展“乡村振兴”专题调研

  “现在,不少农民想翻建房子,但审批‘关’掉了,什么时候可以放开、什么时候集中居住,能否给大家一个明确解释?”

  “我们在农村发展现代农业项目,能请到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年农民,严重缺乏年轻劳动力。‘明天的农民’到底在哪儿?”

  “市民游客到乡村游览,渴望有一些伴手礼带回去。但一个个农场或合作社的规模太小,不具备可持续的开发能力怎么办……”

  2月12日一早,金山区委书记赵卫星一行冒雨前往枫泾镇多个村开展“乡村振兴”专题调研,面对农民、企业家和村干部抛来的“一箩筐问题”,展开了讨论、解释,并给出了中肯的建议。

  

  “村庄环境变好了,但产业在哪里?”

  枫泾镇韩坞村,是调研的第一站。这是位于该镇最东北的薄弱村,因宋代名将韩世忠在此屯兵而得名,距今已有近千年历史。

  这里有个“韩家坞”小集镇。据悉,明代起,当地集市渐盛,清代中叶有典当、染坊、油坊等,形成远近闻名的韩家坞小集镇。后来,随着时光流逝,小集镇一度没落。这两年,韩坞村趁着美丽乡村建设的东风,努力重塑昔日繁华小集镇的魅力。去年,市、区在该村投入1亿多元实施农林水工程,重整沟、渠、河等基础设施,同时,镇里也投入400多万元启动一期工程,在100多米长的小集镇上,整治环境、新建门头、修缮老宅,让老街面貌焕然一新。

  “之前,我来过这里几次,今天看起来,前后变化很大。”赵卫星走在老街上,不时与当地居民聊天,并向村干部询问下一步的具体措施。很快,他又提出了关键问题:“村庄环境变好了,但产业在哪里呢?”实际上,这也是韩坞村党总支书记徐火云正在犯愁的问题。该村地理位置相对偏远,村里还是以种植水稻为主,目前还没有什么亮点产业。

  

  在与大家讨论的过程中,区领导提出建议,韩坞村目前正在申报“中国历史文化名村”,这个村庄最大的特色和亮点就在于文化,今后不管是发展民宿,还是整体搞乡村旅游,都要将产业项目与文化特质紧密结合在一起,“塑形”与“铸魂”同时进行,这样的美丽乡村才是有生命力的。“老街上的门店和业态,可以顺其自然,但也不妨从美食入手,先做一两个先导项目,起到示范和集聚人气的作用……”在参观中,区领导又对村干部提出了建议。

  据悉,韩坞村已引进专业机构编制风貌整体提升方案,计划在保留原有乡村风貌、江南建筑肌理的前提下,嵌入韩世忠历史馆、文化祠堂、艺术展览馆等业态和精品民宿、酒店等,通过开发历史文化旅游项目,擦亮“韩家坞”的历史文化名片。

  众创入乡,可以先从做“盆景”开始

  枫泾镇新义村是中国故事村,也是上海郊区首个探索“众创入乡”田园综合体的村庄,目前田园综合体第一批已吸引9家企业入驻,在这里办公、展示、研发、搞活动等。昔日农家废弃的猪棚,现在已变成江南风情的乡村办公场所,设计感十足。这个创客基地,改善提升了乡村风貌,盘活了农家闲置小屋,以租金、工资等拓展了农民的增收空间,让乡村越来越有活力。

  目前,这一个个时尚小屋,主要还是以展示为主,比如马利画材展示、新义村农产品展示、金山农民画展示、芝麻加工产品展示等。“在英国,企业在乡村办公、研发,是一种时尚。”赵卫星一边参观,一边问入驻的企业家,“你们的产业链过来了吗?”这也是外界最关心的话题。如果只是静态展示为主,乡村创客基地就很难形成自己的内生动力,也就难以形成可持续的盈利模式。

  

  “企业入驻乡村,需要在产业链上找到结合点。”在现场参与调研的金山区副区长吴杰对记者说,这需要政府进行引导,发挥示范作用;一开始,这些创客空间可能还只是“盆景”,但不可缺少,它们可以起到示范、引导的作用,慢慢再形成规模效应,最终,可以在乡村构建一个充满活力的产业大生态。

  据透露,负责乡村创客基地整体运营的天域公司,目前正在通过品牌化运作,对新义村的农产品进行整体开发和深加工,以“心意”的统一品牌对外推介,通过把农产品变成商品、礼品甚至艺术品,进一步增加农民收入;接下来,将启用萌宠基地、花海等项目,并打造特色民宿项目,同时,与古镇、农民画村等资源进行联动,推动乡村旅游发展……预计,不久后,新义村将逐步展现出蓬勃的产业活力。

  种30亩草莓收入,为何与种15亩一样?

  在走访了几个村之后,赵卫星等还与当地农民、企业家和村干部坐到一起,以座谈会的形式共同探讨乡村振兴中的堵点和难点。

  

  新春村党总支书记毛江华和中洪村党总支书记彭旭东不约而同说到了“农民建房”的问题:“农民的孩子大了,要结婚,镇上房子买不起,但现在又不许翻建农宅,出路在哪里?能不能给一个明确的解释,什么时候可以放开,或者什么时候搞集中居住……”

  对此,吴杰介绍说,现在,全市要求30户以下的农村居住点实施集中居住,而金山124个行政村共有8600多个居住点,其中90%规模在30户以下;今年一季度,金山将解决村庄郊野单元规划的问题,梳理清楚哪些村庄要撤并、哪些村庄要保留,同时全面推进农村集中居住工作,尽可能改善农民的居住条件。

  “我们在新义村发展了芝麻基地,现在聘请的都是70岁左右的老农民。”内府农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赵新亮坦言,这些老农民很难跟上设施农业发展的要求,基地迫切需要年轻一代的农业工人,会喷滴灌、智能化等操作,但很难找到人,农民出现了明显断层。“明天的农民”到底在哪里?区领导告诉大家,三年里,金山区计划培养3500名新型农民,同时大力提升农业机械化、智能化的水平,希望可以缓解现代农业“缺人”的问题。

  

  回乡创业的孙希洲,这几年种植的黄桃供不应求。他提出:“我发现,到乡村旅游的人都希望带些‘伴手礼’回去,而我们一个个小农场的产品量不大,不可能专门投入设备去搞深加工,这是个两难问题。”听到这些,在枫泾搞循环农业的上海开太鱼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文辉马上接话:“其实,我们可以形成产业联盟,抱团发展,大家合起来搞深加工,到时候再分利益嘛……”

  灿辉果蔬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陆华辉,用自己的案例表达了在乡村创业的自豪感:“前两年,我种植30亩草莓,一亩3万元,每年收入在90万元;今年,我只种了15亩面积,预计全年收入还是可以达到90万元,因为实现了优质优价,附加值提高了……我越来越觉得,只要用心,发展‘小而精’的农业项目非常有前途!”

  ?